输入完成搜索
在宝麦蓝的时间已接近尾声,但我希望这只是开始
14th 四月 2016

俗话说,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再过两年,我就要告别宝麦蓝,开始新的建筑冒险。

本来一年前我就应该离开,但是我非常喜欢这家公司——我希望大家也同样喜欢我,于是我便决定在第一期安置结束后继续留任一年,我希望等我的事业发展到第二个阶段时,有一天会成为一名真正的建筑师,以崭新的姿态出现在大家的面前。

除了那些与拆散的主体部件打交道的职业以外,再没有哪个职业的培训可以与建筑师如此相像。

我在A类艺术与地理学习期间迷上了设计后,便决定考取朴次茅斯大学的建筑学位——阳光明媚的朴次茅斯宛如阳光海岸般迷人,而该校的建筑学也同样闻名遐迩。

第一天的课程结束后,就明显看出我记忆中的建筑概念都需要一点一滴地重温。我永远不会忘记导师在课堂上编排的精彩的一幕:导师先是掏出一只石榴,用刀切开后,将石榴籽在课桌上撒得满桌都是,然后煞有其事地说:“这就是建筑。”也许是因为那种无拘无束的表达,也许是因为她那种肆无忌惮的疯狂,只是从那以后,我就欲罢不能。

要想成为一名合法的建筑师,必须经过至少七年的培训。然而,在现实生活中,如今要想成为一名合格的建筑师,却需要经过十年的时间,准建筑师们可以兼职,也可以全职,具体根据自身的就业机会和经济条件决定,当然,后者才是决定性因素。

平心而论,能在宝麦蓝的第一阶段安置中站稳脚跟,我肯定是幸运的。本来去年夏天我就应该离开,但事实上我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我在这里找到了太多的乐趣!

尽管我热爱朴次茅斯十分惬意而又充满阳光的生活方式,在充满活力的大城市中生活正是我的终极目标。过去的两年间,我一直把宝麦蓝的伯明翰工作室当做大本营,在那里有机会参加一系列大大小小的项目,既富有创意又具有挑战性。

宝麦蓝在世界各地有17家分公司,但仍然不乏小型工作室的意识,所以我从来都不仅仅是一个数字——从第一天起我就享受到了团队成员的待遇,备受呵护(而且我真的从来没有单独负责买咖啡)

一边是唾手可得的后盾系统,一边又被推向现有能力的边缘,跟随总监编制曼彻斯特边境地区的一个综合方案,从设计工作室的运行,到向委托方汇报,整个流程都包括在内。我在整个过程中体验过的情绪波动难以言表,但是最具代表性的两个字眼恐怕就是恐惧和骄傲。

“过去的两年间,我一直把宝麦蓝的伯明翰工作室当做大本营,在那里有机会参加一系列大大小小的项目,既富有创意又具有挑战性。”

过去两年让我增添了自信,因为我在大学里掌握的技能已经可以在日常工作实践中应运自如,我一边期待着重返大学校园,一边也会留恋每天面对真正的客户在真正的项目工作中所面临的各种挑战。

宝麦蓝对待学员颇有大家风范,我原本可以在本所留任,开始第二阶段的任职,再续三年合约,但我最终还是决定去谢菲尔德续读两年全日制。我想把学习重点放在建筑设计的社会影响上,全身心备考硕士学位,这也是我最后的一次机会了。

我欠宝麦蓝的太多——不仅仅是这份工作让我有了一笔积蓄继续深造——我衷心希望我在宝麦蓝的一切并未到此结束,而是刚刚开始,希望我们还有更多的历险。

获取宝麦蓝最新动态

如果您想收到我们每季度的新闻快报,请在右侧提交您的详细信息。